新赛季看曼联什么?

《曼彻斯特晚报》说,由于希顿的突然受伤,迪恩-亨德森可能会被继续困在曼联。这个“困”字意味深长,一方面表达了曼晚的护犊子之情,另一方面也让读者感受到了亨德森的焦灼。

毕竟从几年前开始,曼联和德赫亚之间就总是上演“你很好,但我们之间已不合适”的扭捏剧情,好不容易终于把他盼走了,亨德森却发现自己依然只能是个二门。

因为,顶替德赫亚的正是滕哈格的老熟人、欧冠亚军门前的保险栓、能让瓜迪奥拉在赢了欧冠之后还特地点名夸奖他的——奥纳纳。

除了像弹簧一样的门将基本功之外,奥纳纳一方面强壮得就像个爱情动作片的男主角,另一方面脚下技术却精细得如同在玩斯诺克——正是这种长球能找到前锋天灵盖,短球能够找到后卫脚巴窝,还时不时戏耍对手前锋的技术,让瓜迪奥拉都叫苦不迭。

然而,一脚传球向来都是两个人的工作,一旦其中一环出现了问题……好吧,在季前赛我们就已经看到了球队新援怒吼老队长的剧情。

有人说奥纳纳按辈分也不能跟马奎尔硬刚,但自打看到奥纳纳穿上24号,我就知道他在队内的地位必将非同一般。

因为在英超历史上,曼联只有6位球员曾经穿过这个号码,由近至远分别是:福苏-门萨、达伦-弗莱彻、韦斯-布朗、约翰-奥凯恩、大卫-贝克汉姆、保罗-斯科尔斯。

表面看是赞誉,但实际的内心os我隔着三千公里都听见了:“以前有德赫亚,我松懈几秒问题不大。现在奥纳纳这小子站的比我们还靠前,只要漏了后面就是空门,能不机警吗!”

比如瓦拉内,主打的就是快和稳。一方面,他在秋名山上和卡瓦尼、奥巴梅杨以及马内飚过车,边路推进传给过三秒后的自己。另一方面,他对于空档的警觉和回追的自觉都刻在DNA里,范戴克一样都是球退型。这种类型的中卫球商高、预判好,但最好要配个上抢型的搭档。

在这方面,利桑德罗-马丁内斯就相当完美。他拥有出色的卡位,是后场最稳的出球点,还附赠侵略性拉满的上抢,每次看他满脸杀伤性的冲过来,对手心里就开始犯嘀咕,“这家伙手里拿着打火机身上还绑着汽油弹,甭管是真是假,我还是躲他远点儿。”

不过,利马向来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典范。他虽然铁血又凶猛,但其实很少上头。唯一一次让我感觉这伙计情绪失控了是今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之前有一段时间,我无论起床还是睡觉都在想我是世界杯冠军。后来我与心理医生合作,经过他的引导和开解,我才得以恢复自我、阻隔外界。”

emmm…《关于我过于开心导致需要心理医生带我走出喜悦这件事》,世界观也是相当宏大。

——利马的强硬带来了频繁吃牌,上赛季他一共吃到10张黄牌,是他职业生涯最黄的赛季。

——瓦拉内让人害怕的地方在于他会安安稳稳的踢60分钟,然后正常地被换下,再然后第二场比赛就不见了踪影,不知道他是哪里受了伤,但就是会缺席好几场比赛。

所以,林德洛夫依然不可或缺。2017年,他首秀送出两次失误,喜提漏夫称号,开启了红魔生涯。六年后,他撑起了伤病满营的后卫线,守住了联赛第三。总体来说,他是队友强我就强的类型,长期挑大梁有点儿能力不够,过顶球挺吃亏,就怕让大中锋冲起来。

然而上赛季,全英超完成传球成功率最高的就是林德洛夫。别看小这个纪录,因为头十名曼城自己就占了5个。带着这个数据甘打替补,让马奎尔的地位相当尴尬。所以,上赛季滕哈格在中卫开始重点培养——卢克-肖。

曾经,我们总想让胖肖追上XX年的自己,事实上他自加盟曼联以来,球一直在涨。现在的他,能在不同位置打出不同功能。如果在边后卫,他能直上直下,有时候会出现在后腰位置送出直塞,或者内切走迂回路线带走防守甚至直接射门。如果在中后卫,他的机动性能成为利马的替补或补充——对方前场一旦紧逼,由奥纳纳发起的传球,胖肖居中接一下,利马的位置就可以前提到后腰。

前几年,我们总说卢克-肖能吸取左后卫的精华,特莱斯们甭管谁来了都会大幅下降,成为他的经验条。所以,前几天有个曼联球迷问我:“你觉得肖胖子的上限在哪里?”

在胖肖的异能之下,马拉西亚的功力似乎只剩下一半。上赛季初期,马拉西亚还能近战拳拳到肉,远征策马奔腾;到了赛季末,他的助攻方式依然像个活泼的短跑运动员,但防守……说明书上所有关于冒失、失位、吃假动作的注意事项,基本都一一实现了。

总体而言,马拉西亚的曼联处子赛季进步不大,还是一种战术打天下。他依然需要时间把自己的优点最大化,弄明白“我究竟适合演什么角色”以及“我的不可替代性在哪里”。

毕竟,达洛特是可以踢左右两个边的。上个赛季,达洛特的小六边形整体撑大了一圈,这种进步主要源于战术赋予他的地位变了,他的全面性可以为曼联边路和中场提供更多的进攻手段。

万-比萨卡说:我在请神活动中请到了2019-20赛季的自己,你也来试试吧!“”

是的,在大家都以为万比萨卡凉透了的时候, 那个铲球能力值99的男人又回来了。其实,万比萨卡一对一防守能力一直是英超顶尖水平,他最大的弱点是进攻——能突也能带,但球到了前场就不知道怎么继续处理。

A.安东尼不会逼着万比萨卡必须下底或者套边,因为他耍嗨了甚至能嫌弃队友在旁边碍事。

B.万比萨卡不会逼着安东尼非要回来防守,因为这活儿他自己就能做的干净利落。

上个赛季万比萨卡和达洛特几乎各接管了半个赛季。这也让本赛季曼联的边后卫有了更多的选择方式:

在功能性方面,上赛季滕哈格更多地把麦克托米奈当做一个后插上的工兵用,毕竟小麦克本就是前锋出身,他的大身板带上速度,冲起来极具震慑效果。所以他的价值并不是单纯的后腰可以衡量的——意思就是:想买走他的话,莫耶斯还得再加点儿。

不过小麦克终归太高太壮,无法成为曼联的巴尔韦德。而且他坐在交通枢纽上,总显得谋略不足。他能勤恳老实的完成跑动覆盖工作,但碰见那种挥舞着大刀砍过来的冲击流,他也是躺平任揍,既扛不住,也不变招。

在曼联近五年的引援中,年过30、价格7000万的卡塞米罗绝对能排进性价比的前三。除了越来越精进的防守技巧、像巡逻兵一样在禁区两条边线间横移之外,他在蒙一脚远射、送一脚直塞、巧妙漏球给队友、鸡贼的快发任意球方面也表现的炉火纯青。

上赛季卡塞米罗在曼联送出了7球6助攻的数据,两项数据都创造了他职业生涯的新高。是的,来之前大家都说胖虎已经过了巅峰期,来之后大家发现他进入了疯癫期。

然而在这一年里,卡塞米罗很多时候也是在勉力维持。13张黄牌的数据,虽然没有打破他的职业生涯的染黄纪录,但单赛季两张红牌……一年时间就追平了他在皇马的数据总和。这说明曼联的前倾幅度其实略微超出了后场球员的扫荡能力,胖虎实在是擦不过来。

好消息是,梅努的飞升能够给曼联提供一些新的选择,这小伙儿只用了几场热身赛就把B费、拉什福德都变成了梅吹。坏消息是,这次的大伤只能让他相约明年的《曼联看什么》了。

当然,也有人在孜孜不倦地推荐让范德贝克再试试。然而贝壳自始至终就不是个能支棱在后腰上的硬汉……害,还是那个亘古弥新的问题:

如果没有更合适的,那埃里克森可以继续当个组织型将才。他在中场的大局观、长传的穿透性、拿捏任意球的精度都足以坐镇中军,但他唯一的问题是……岁数大了,上不了强度。

上赛季,埃里克森经常成为对手的重点绞杀对象,和一群年轻的肌子肉搏之后,他的梳理能和传球威胁性会从爱神变成了爱酱。特别是60分钟之后,他的覆盖面积跟不上了,胖虎就只能多打一份工,把自己固定在防守坑位,曼联的攻守转换也跟着生涩起来。

这时候,需要一个能提供一定防守能力还得在进攻中活力四射的家伙做串联。其实,这个位置滕哈格自始至终是留给德容的,然而等了一个赛季之后,突然有个人让滕哈格眼前一亮,于是果断为他掏出了红魔的镇店之宝。

芒特是一个什么都有一点儿但却都不那么顶级的家伙。他能前插、能远射、跑不死、对第二点的嗅觉敏锐、肯积极回防、身板硬朗、有持球推进能力但不是过人如麻、有组织能力但不是传球大师、必要时可以随时改打后腰或者回撤充当第三后腰……

的确,芒特与C罗、乔治-贝斯特、坎通纳这些7号老前辈相比显得不那么雕梁画栋,但是他身上却有着前辈们不具备的优良作风。比如玩命奔跑,甭管有用没用都会至少到位;比如积极防守,被断之后回追三条街;比如不惧对抗,不到禁区坚决不倒不倒不倒;比如他虽然不是坎特那样的断球割草机,却像个膏药一样,只要一口咬住对手,就绝不松口。

总之,芒特就是个典型的勤奋型选手,即便不能达到全能中场的高度,下限也是个高级工具人。

其实,B费在葡超的时候和现在踢得并不一样。他极富攻击性,对于最后一传和最后一射有近乎偏执的追求,让他有点儿数据刷子的倾向。

来曼联之后,他最受诟病的也在于此。发挥好了,他就如同黑夜里的探照灯,拖拉机旁的法拉利,浑身散发出一种“我自己单枪匹马也能拿下山头并且拯救战友”的超现实主义风格。发挥不好,也会隔着三个人硬送直塞或者中场被三个人包围硬带硬钻,然后沦为丢失球权大户或者前场吸血鬼。

然而,现在的B费理清了思路,开始致力于变成曼联快慢转换的变速器,不仅在断球反击、转移球方面继续独领风骚,还偶尔能拿出点儿生疏了的过人功夫,从包围圈里解套。而且,他明显在控制自己脾气带来的副作用,至少尽量不给队友带来沮丧情绪。

所以,一个队长袖标可能带给B费更多的改变。让他从一个满眼都是胜负欲的风骚青年,转变为一个冷静而坚韧的带头大佬。

其实安东尼是那种站住了就没啥搞头的类型,但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。所以我们经常看见一个轻裘烈马的红衣少年,用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完成带而不过、突而不破的结果,最后要么原地打转,要么飞起一脚试试运气。不过,他非常适合出现在血脉贲张的决赛或者较劲的时刻,那种跟谁都敢干上去一架的气质,能带着队友一起嗨起来。

如果想提升,安东尼可以向格拉利什学习。依靠着自己身体强壮、不怕被踢的人设,为队友扛起伤害,修炼成一个沙袋型前锋。虽然刮刮蹭蹭在所难免,但至少能成为球队稳定的控球点。

好在,格拉利什的位置上,加纳乔进步神速。3年前,16岁的加纳乔和家人一起来到了曼联,在老特拉福德门口留下了一张合影。三年后,19岁的他出现在了梦剧场的海报上,眼神里已经带着球星的味道。

季前赛,加纳乔是除了梅努之外最让我眼前一亮的球员。他之前最大的问题是容易一直闷头带,这几场传球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,有几个突然分球空跑的瞬间……合理到我都有点不习惯。

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加纳乔和安东尼会是曼联新赛季的首发边翼。除非……桑乔能救得起来。

2021年桑乔以8500万欧元加盟,最近德转身价跌的只剩4500万。他的问题是,能策动进攻,能杀到禁区,但伤不到对手的肌理。能靠带球摆脱出空间,但一看见身前都是肌子,他就会退缩。

好在,滕哈格没放弃他,这个夏天让他去尝试了伪9。然而佩利斯特里在成长,还有个不知道啥时候就可能突然回来的格林伍德,留给桑乔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。所以,他新赛季最好能从安东尼身上薅点儿自信,再去加纳乔身上薅点儿进取心,否则摆在他面前的就只剩两条路。

过去的这一年,拉什福德打出了职业生涯最具决定性的一个赛季。数据上,单赛季30球是他此前从未突破的大关;表现上,曼联球迷此前也从未在他缺席的时候如此想念他。

这在很大程度上,都源自于他的有球时间变少了,无球时间变多了,甚至可以这样简单粗暴地认为,打在左路的时候变少了,打在中路的时候变多了。

在即将到来的新赛季,虽然马夏尔大概率留队,桑乔在伪9的位置上也提供了额外的思路,但曼联最有保障的打法,还得是拉什福德打中锋。

因为拉师傅的技术能力能在中锋位置有多样的选择,门前可推杆可传球可带球可突破,现在阻碍他最大的问题倒不是什么背身接应当支点的能力,而是——他太喜欢打边锋的位置了,至今没培养出中锋的基本思维,经常是后场一个大脚过来了……他连跳都不跳。

其一,他拥有192cm的身高和180斤的体重,却刷出了11秒以内的百米速度。正面冲起来的时候有种喷气式霸王龙的震撼,爆发力堪比哈兰德。

其二,与哈兰德始终瞄准对方的防线和球门不同,霍伊伦能回撤、拉边、还有些穿裆过人的小花活儿,有各种方法参与到比赛中来。好吧,虽然大家不愿意提,但他有时候像卢卡库。

然而,他目前的背身能力不够,而且射术相当稳定——10%偏出,10%进球,80%都往门将身上踢。

所以,霍伊伦目前还是块待雕琢的璞玉。如果滕哈格好了,他将拥有曼市第二个哈兰德或者速度版的卡瓦尼;就算进步慢点儿,至少也能凭借出色的身体条件当个冲击型肉盾或者菜刀法师。

回头想来,近些年的曼联就像是一把好剑,穆里尼奥曾经燃起炉火把他烧到白炽,索尔斯克亚也曾一锤一锤把他锻打成型。但剑打好了穆里尼奥却还在添柴,剑一喊疼索尔斯克亚就会停锤安抚,所以这些年看上去火在烧、锤在敲,曼联反而越来越不像个兵器的样子。终于,滕哈格来了,兜头浇了盆冷水……一切方才淬火,定型。

大牌被冷冻,刺头被赶走,更衣室有且只能有一个大佬,就是滕哈格。于是,去年夏天季前赛出现的迟到、早退新闻,一概都没有了。取而代之的各种头条消息,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,全都发生在球场上。而这一切的改变,全都发生在一个赛季之间,而且他们并未因此动荡,还重回了欧冠。

是的,在经历了多年被嘲讽的日子之后,曼联终于拍拍尘土重新站了起来。现在的红魔,拥有一套以新老结合的阵容,进击的门将、有侵略性的防线、注入新活力的中场、多个亮眼的小将和一堆2000万左右身价的双色球,他们一半来自滕哈格自己的精挑细选,另一半是仍处于锐利时节的旧将,这些人组成了滕哈格想要的曼联:既有可观赏的现在,也有可期待的未来。

也许不久的将来你就会发现,滕哈格正在做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造人改造计划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